网站地图联系我们邮箱登陆English内网中国科学院
 
您先在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追寻神秘的雪山之王雪豹
2012-09-11 | 编辑: | 【
高海拔地区的旗舰动物

  雪豹是一种高海拔地区的旗舰物种和重要的食肉动物,被誉为“雪山之王”。主要分布在中亚山地,围绕新疆的11个国家,如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吉尔吉斯、蒙古等,中国可能拥有世界雪豹总数的一半以上,主要分布在甘肃、新疆、青海、四川、西藏等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区域里。

  雪豹喜欢在悬崖、山脊、沟谷等陡峭地形中活动,新疆地貌多变独特,最为适合雪豹的生存,帕米尔高原、昆仑山、阿克苏地区(西天山)、博格达山(东天山)、阿尔泰山是它们主要栖息地。

  雪豹行踪诡秘,活动在海拔3100-5700米的偏远荒僻之处。如今,人类正在逐步侵入它的生活空间,雪豹的栖息地正逐渐退化。有人说,这种美丽的猫科动物正在步华南虎的后尘,濒临灭绝。一些研究雪豹的专家,就从来就没有在野外见到过雪豹。国外著名动物专家乔治·夏勒在新疆、青海、西藏等地考察雪豹几十年,也发出“只见皮子,不见雪豹”的无奈感叹。

  雪豹是中亚山地生物多样性、山地生态系统健康状态的指示物种,它的存亡与数量多寡,体现着整个地区生态状况。

  雪豹真的将要灭绝了,人类能伸出救援之手吗?调查雪豹的真实生存现状,是拯救行动的第一步。

  然而,这种高山动物喜欢独来独往和夜间活动,加之数量极其稀少,调查起来非常困难。

  我所在的雪豹研究小组隶属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项目的资助者是国际雪豹基金会,这是一个总部设在西雅图的国际组织。

  我们研究雪豹主要有下面几点:

  第一、调查痕迹,就是通过雪豹的足迹、粪便、爪痕等来了解它的活动和分布情况。

  第二、用红外相机去拍摄它,证实它的存在和数量。国际上给出的总数量是3000-7000只,这么大的变动范围说明我们的研究没有跟上。

  第三,我们要知道它的食物状况,譬如雪豹最喜欢食的北山羊、岩羊、盘羊等动物的生存和种群数量情况。

  第四,我们要调查它的环境问题,它究竟面临哪些危险,我们应怎么去保护它。另外,我们采集到一些毛发和粪便,做DNA分析。

  在国内,这是开创性的工作,具有极大的挑战性,史无前例。

  

 人类与雪豹曾亲密无间

  在历史上,人类与雪豹的关系曾经十分密切。我们在天山就曾看到过一幅远古时期的岩画,其中画着的两只尾巴最长的就是雪豹。

  雪豹是很温顺可以驯化的物种,跟狼狗是一样的。实际上在成吉思汗时代,就把豹当狗一样对待。

  到了工业时代,人们开始大量追求毛皮裘皮制品,美丽的雪豹皮尤其受人们追捧,使得它被大量猎杀,数量迅速下降。

  1974年,雪豹作为濒危物种被列入IUCN的红色清单中。1981年,西雅图建立了第一个保护雪豹基金组织———国际雪豹基金会(ISLT)。

  1984年,中国建立了第一个以保护雪豹为主的自然保护区———位于新疆帕米尔高原的“塔什库尔干自然保护区”。1988年,中国颁布《野生动物保护法》,雪豹被正式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2006年,中国颁布禁止利用豹骨替代虎骨入药的法规。

  

  利用红外相机拍摄雪豹

  我们这个由国际雪豹基金会资助的新疆雪豹研究项目始于2004年,我们与蒙古、吉尔吉斯、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美英等国的专家曾组织过多次联合考察,足迹遍布阿尔泰山、北塔山、东部天山和中部天山,前三次主要是雪豹痕迹调查。

  2005年10月,我们和吉尔吉斯、印度、美国等专家开展了第四次联合考察。这次考察的重点是采用红外线自动照相机记录雪豹的活动,在国内属首次,对掌握雪豹生存现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新疆那么大,在哪个地区架设红外自动相机最合理呢?通过前期的艰苦踏查,我们已比较清楚知道它喜欢在什么环境之中活动。比方说它是多栖息在悬崖下还是山脊上,是喜欢河床还是山坡、草地?

  最终,我们选择在天山托木尔峰的木扎特河谷架设相机。我们引进了带有红外设备的相机50台,有数码的,有胶卷的,但其中有一些有故障,所以真正架设出去的只有36台。

  2005年10月18日,第四次雪豹考察正式展开,外方专家有印度的热古,吉尔吉斯的库万,美国的托毕;中方考察人员有马鸣、徐峰、艾则孜、朱玛红等等。

  10月20日。中外考察人员会集在离乌鲁木齐有1000多公里的阿克苏。

  10月21日。我们克服了许多无法预料的困难,队伍终于在太阳落山后到达天山木扎特谷的尽头,摸黑在一个叫开依勒克的羊圈附近扎营,这里海拔2400米。

  由于经过多次联合考察,队伍已经非常成熟和干练,很快营地就安顿好了。初冬的天山峡谷已经有积雪,皓月当空,河水滔滔,大家围坐在一起,喝奶茶,吃馕,异常兴奋。

  当地的牧民已经在大雪降临之前退出了木扎特峡谷,因此羊圈成了我们温暖的营地,牧民搭建的“地窝子”成了我们的厨房,大地是我们的餐厅。

  10月22日。清晨,我们在营地两侧的山坡上,统计到30多只野北山羊,附近还有喜鹊、苍头燕雀、小嘴乌鸦、胡兀鹫等。

  上午,我们在附近的山脊上安装了第一批红外照相机。下午考察队租的7匹马也到齐了。营地附近的小河是红褐色的,两岸的卵石也是红褐色的。当地人称这里为“铁锈谷”。

  

  “铁锈谷”历险记

  10月23日。考察队分成两组,一组向东过河去对面山坡上布设照相机,另一组则向西进入“铁锈河”。

  我和库万、木拉明,三人骑马进入险峻的铁锈河谷。弯曲的河道,不知道蹚了多少次河,木拉明说有20多次。沿途的雪豹痕迹非常多,因为下雪的时间不长,都是新鲜的痕迹。

  第一对相机架设在海拔3000米的山脊线上,已经是云杉林的上沿,附近有一群北山羊。另外几对相机则布设在峡谷中有雪豹痕迹的地方。为了拍摄到雪豹的不同侧面,自动相机的架设都是成对的。

  10月24日。喜鹊总是最早来到营地,吵吵闹闹地叫醒大家。库万给我们讲了许多邻国的事情。同样是天山山脉,那里的植被要比这里茂盛,野生动物随处可见。而我们三天考察中没有见到狼、赤狐、高山雪鸡和盘羊,连石貂、石鸡和草兔也很少见。

  10月25日。还是分组布设相机,只是位置更远一些,难度更大一些。抵达海拔2800 米处时,发现了几处雪鸡、雪豹的粪便以及一只狐狸的足迹链。

  雪豹比较喜欢沿着山脊线行走,这样可以看清楚两侧的动物,也有利于捕食。对面山坡上有旧的羊圈,夏季有人放牧。奇怪的是探矿寻宝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还有汽车进入玉石矿。

  10月26日。沟口浓云密布,上午一直在下雪。我们去拍摄雪豹的爪痕,它们喜欢在杨树上磨爪子,实际上也是在标记领地。

  在4号机位,上演了一出“悬崖历险记”。峡谷的风很大,谷底的积雪都被吹上了山坡。下山时我脚底下突然一跘,差一点栽下山谷,惊了了一身汗。

  野外调查处处要小心。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海拔7443 米)是探险家的坟墓,很少有人能够征服它。该地区也是中国冰川数量最多、最集中的地区。雪峰环绕,岩石极为陡峭。

  10月31日。帐篷内的温度已经是零下3摄氏度,泉水汇成的小溪结冰了。

  悬崖上的野生北山羊非常悠闲,虽然它是雪豹最喜欢的果腹之物,但在陡峭的山坡之上要袭击它很困难。

  我们制定了一整套观测北山羊的方案,以掌握雪豹与食物之间的关系。行为记录的方法叫“扫描法”,每隔5-10分钟观测一次羊群,内容包括吃草、打架、交配、休息等,掌握其冬季行为分配的规律。

  

  雪豹为什么发火?

  11月1日。相机的架设任务基本完成。红外照相机的优点是“全天候”,适合恶劣环境,在大风、暴雨、低温条件下都能正常工作。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当一个移动或者有体温的个体经过相机前面的红外线感应器,相机就会开启快门和闪光器,捕捉动物的身影。当然不一定就是雪豹了,还有本地区的其他动物。

  使用红外相机后,我们也发现一些问题,比如在夏天,一块电池能用20天,在高寒地区,电池有时候3天就没电了。所以经常要去更换电池,更换胶卷。太冷的时候,到了夜间电池就不工作了,要等到了白天,太阳一晒,相机才开始工作。而夜间正是雪豹活动的时候,我们拍下来的雪豹照片,全部是在夜里拍到的。

  11月3日。为检测红外照相机,我们经常要足尚过许多宽约二三十米的河流,这些河流,乱石翻滚,水的流动声音非常大,水深及马肚,我们每次过河都很害怕。

  11月4日。我心爱的枣红马因为有伤提前下山了。今天换了一匹黑马,也很不错,也就是跑起来不是很平稳,但如果你去检查相机,它会耐心在一边等你。

  11月5日。我独自一人去“铁锈河”检查照相机。在一处巨石下发现雪豹喷射的嗅迹(用于标记领地),嗅迹是一种油性的挥发性物质,有点像尿一样喷射在岩石上,但它不是尿。附近还有明显的刨痕和足迹链。通过对这些痕迹的分析和统计,我们可以勾画出雪豹的活动规律、分布图和对栖息地的选择。通常雪豹在一个月左右光顾一次“铁锈河”,其他时间去哪里了,我们并不知道。因此,照相机可能帮助我们记录和识别这些个体,彻底解决数量统计的难题。

  11月6日。北山羊很早就出来吃草了,全天都在不停地吃,而雪豹可能一周只有一次进食的机会,这是多么不同啊。现在是北山羊交配的季节,每群羊中都有一只特大的粗粗弯角朝后举起的老公羊。有的时候红嘴山鸦、喜鹊、乌鸦会落在公羊的背上休息,暗腹雪鸡和角百灵也会出现在羊群中觅食。动物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在寒冷的冬季尤为突出。

  11月7日。去检查23号和24号照相机,除了记录有爪痕、刨痕和粪团外,还发现雪豹咬破了照相机的伪装壳,留下了明显的咬痕。雪豹为什么要发火呢?我们分析一下,这里不仅有一群北山羊(约11只)在活动,而且还有北山羊经常光顾的饮水地。这是雪豹伏击北山羊的最佳地点,雪豹在这里留下的领地记号痕迹也特别多。雪豹发火了,愤怒了,是因为“居然有人胆敢入侵我的地盘,打我那11只北山羊的主意,这些可是我餐桌上一年的食物呀”。

  

  首次与雪豹面对面

  11月21日。我们冲印出11月上中旬收回的10个胶卷。令人高兴的是,我们首次拍摄到3张珍贵的雪豹照片。其中10月25日在阔克奇山谷布设的38号照相机,当天夜里就拍摄到了雪豹的照片。当天晚上,雪豹就从山上下来了,就来看照相机的,雪豹是一种很好奇的动物,白天,它静静地卧在山上,看到有人来的,想是不是带来了一群羊,是不是垃圾里扔有一些骨头,它都要跑来看一看。所以它一看到你架设的相机,晚上就出来围着转转,甚至它还要拿爪子去刨一刨是什么东西,马上就被拍摄了下来。雪豹不像狼那么狡猾,而且沿着固定的路线行走,这非常危险,容易被猎人消灭掉,我们真的很为它担忧。但毕竟是首次拍摄到雪豹照片,我们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最幸运的人了。

  11月24日。队员朱玛红和木拉明在下午的时候在营地附近遭遇两只雪豹,相距约80米远。这是几年来考察队成员第一次在野外看到雪豹。我们急忙前去测量足迹。成年雪豹的足印比较硕大,直径在10厘米左右,平地行走时利爪不外露,四趾围绕肥厚的掌心排列,构成的图案如同梅花花瓣一样漂亮。

  11月26日。我们向上游20多公里以外的吐盖别里奇谷布设一些照相机,扩大调查的范围。

  吐盖别里奇谷是东西方向的一个大河谷,冬季比较温暖,有几户牧民还在里面放牧。据维吾尔族牧民马别特和艾来提说,在这里经常可以见到母豹带领小豹活动。母豹不仅伏击羊群,还攻击小马驹和小牦牛。

  

  拍摄到雪豹照片32张

  11月30日。我们涉水去东面的琼色日克苏,徐峰单独骑马去阿克奇谷换电池和胶卷,在返回的途中连人带马一起坠入冰窟窿中,浑身湿透,差一点丢了性命。

  12月7日。气温下降到了零下20摄氏度,白天太阳照射营地的时间非常短,帐篷内的矿泉水都冻得硬邦邦。低温加上极度无聊的生活,彻夜难眠。有时只能听着身边老鼠的吱吱声、看着伶鼬来回追逐野鼠打发漫漫长夜。

  最令我们焦急和颓丧的是,温度实在太低了,夜里许多照相机停止了工作,锂电池和蓄电池的使用寿命都缩短了,相机里的红外感应器也变的迟钝或者完全失灵。

  12月11日。上午我去河对岸找马,在树林里遇见四五个当地牧民正在砍树。冬季的木扎特谷风大寒冷,气候极其恶劣,过去是没有人敢在冬天放羊的。最近至少有6户牧民赶着上千只羊进到山谷深处。严冬的夜晚他们要烧柴取暖,还要不停地驱赶饿狼,非常艰苦。

  这里多数绵羊都穿着外衣,山羊的适应能力强一些,很能爬山,又不怕冷,所以这里依然提倡养山羊。前面我们曾经疑惑:山里没有野生动物,雪豹吃什么?现在终于有了初步的答案:绵羊和山羊的肉比野生动物的肉更好吃。

  12月23日。考察工作已经是困难重重,危机四伏了。考察队开始回收相机准备撤离。经过清点,没有丢失和损坏一台照相机。

  12月27日。傍晚,考察队赶在大雪封山之前安全返回乌鲁木齐。

  这次野外考察的成果相当喜人。我们累计野外工作71天,收回71个胶卷,在16个地点拍摄到雪豹照片约32张,22部照相机拍到了雪豹。

  在拍到的雪豹图片中,11月23日拍到的一张非常有价值,在同一个图像里,居然拍到一只母雪豹和一只公雪豹,印证了雪豹实际上都在冬季交配,第二年4月到5月产崽,它的怀孕期只有三个月,非常短暂,和其他的猫科动物基本相似。

  还有一张图片,拍到一只饥饿的母雪豹带着两只小雪豹,在我们的营地附近徘徊。就是说这个冬天,在我们的周围几乎没有什么食物,母雪豹怎么去养活这两个孩子?它看到有人在山谷活动,冬天牧民很少,它就非常着急,下山来,在我们帐篷附近找吃的。

  

  新疆只剩1000只左右雪豹了

  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延伸到阿富汗甚至塔吉克斯坦交界的位置,向东穿越新疆、西藏、青海一直到四川,绵延三千公里,喀喇昆仑山最高峰乔戈里峰海拔达8611米。

  以前,昆仑山也是雪豹的主要栖息地,但经过多年疯狂的猎杀,外国专家认为这个地区已没有雪豹了,当地林业部门也说没有了。有专家在这工作了20年,没有任何雪豹的消息。

  2008年10月到11月,我们新疆雪豹项目组用了39天的时间对昆仑山做了一个调查。我们主要调查了处于中昆仑的民丰、和田等5个县。这个范围里,我们做了46条样线,发现其中有8条是有雪豹痕迹的,包括足迹、粪便和刨痕,而其他的样线,估计雪豹就是灭绝了。

  这次调查,说明昆仑山还有少量雪豹存在。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评估,在这片区域,每一千平方公里有一只雪豹(比西天山密度低许多)。那么,按这个概念去推算,新疆适合雪豹生活的环境还不到17%,这样估算下来,在新疆大概就只有1000只左右的雪豹。

  2010年和2011年,我们的雪豹研究工作向周边国家延伸,去了巴基斯坦,与他们合作考察喀喇昆仑雪豹。今年,我们在全力编写雪豹专著,传播保护理念和知识。

  

  生存前景令人心忧

  几年的考察调查下来,雪豹的生存前景令人心忧。对雪豹活动造成严重威胁的主要有———

  过度放牧,造成食物枯竭,没有草了,雪豹的主要食物北山羊和盘羊也随之灭绝,食物链断裂了,那雪豹肯定也生存不下去。一些地方为了控制鼠疫把旱獭都灭掉了。把旱獭灭了,羊可以多吃点草,实际上在争夺草场,为了保护草场,去灭掉一个食肉动物的食物链,生态平衡被破坏了。

  采矿,这种干扰非常大。很多地方到现在还居然在用烈性炸药采矿和修路,严重惊吓了动物。在和田,全民采矿的情形更是恐怖,把整个山沟都给掀个底朝天。此外,金矿、铁矿、钼矿、铜矿、煤矿的大规模开采,对西部环境和雪豹的生存影响非常大。

  旅游业无度发展,干扰也非常大。雪山上一到夏天游客如织,但又往往缺乏管理,这就可能祸害生灵。

  再有就是狩猎,上世纪60年代狼非常多,晚上不敢睡觉,彻夜守护羊群。于是,号召大家像“除四害”一样打狼,放牧的每个人都有一杆枪,突然有一天,狼被打光了。现在牧民家都不养狗了,这也就证明已经没有豺和狼去骚扰他们了。实际上狼灭绝了,雪豹也跟着一块遭殃。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