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联系我们邮箱登陆English内网中国科学院
 
您先在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乌鲁木齐晚报】石人沟物语
2012-11-08 | 编辑: | 【
2012-9-12  文/本报记者王素芬图/由水区旅游局
石人沟,得名于石人,和石头也就很有些缘分。山中奇石林立,村民傍山而居。自然,在当地也少不了跟石头有关的“石话”。

  如今,在进入石人沟的沟口处,有座观景平台,矗立着三个石人,形象拙朴敦厚,似是一家三口:父亲面膛方正、留着胡须,母亲脸庞浑圆、神情和蔼,小孩扎着小歪辫、脸上透着稚气。由于视野开阔,人们常在此下车拍照留影,眺望沟谷和博格达雪峰,还有情侣选择在此拍摄婚纱照……

  这三个石人都是仿制品,美化景观之用。而原先有着岁月痕迹的“老石人”,已被请入了自治区博物馆。一般人谁也不知道那些个“老石人”的来龙去脉是谁、在何时、为何雕刻的?新疆著名旅游专家毕亚丁认为,新疆多地发现石人,是一道历史人文景观。它们应该是塞人、乌孙人或突厥人等的作品,一般守护在墓前,面向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是可以重新唤起生命意识和力量的地方。这与草原文化密切相关,也契合了中国人石头崇拜、太阳崇拜的文化传统。

  在石人沟几代人的记忆中,“老石人”既是地标,也承载着岁月故事。口口相传中,更有许多与之有关的传说。

  “我记得村中曾立着一男两女三个石人,半截子埋在土中,具体位置就在现在的石人生态园附近。”85岁的马占山老人是土生土长的石人沟人,他的祖辈一百多年前从陕西逃荒徒步而来,目前家族四世同堂。马占山曾听老辈人讲,过去,石人就是附近最显著的地标。“当时,石人沟有赵家、索家为争夺土地打官司,最后官府以石人为界判定,以南划给索家,以北归了赵家。”

  在75岁的村民谢忠记忆中,“小时候,石人大小共五个。传说夜幕降临后,这些石人就‘活’了,会走路说话。前几年,还有人称晚上看见过石人能说话、能走路……”

  但谢忠没想到的是,自己还会与这些传说沾边。他家老屋旁曾有个胖石人,是女性形象。关于他家石人的传说很有意思,有天夜里在梦中,这个石人突然开口向他哭诉:“骑马的站在我头上(借力),路过的坐着我歇脚,连小狗经过时也来撒泡尿。谁都欺负我!救救我吧!”于是,谢忠盖了个小屋,把这个石人罩进去,让谁也“欺负”不上石人。后来,谢忠把老屋出售了,石人不知何时不见了,新房主亦称不知情……

  在石人沟,还有块神奇的巨石。在奇石山寨东侧,有块黝黑的菱形巨石,长度足有十米上下,体量巨大。巨石旁,还长着一棵一抱多粗的古榆树。周边的人们都传说巨石会变色,阳光下、月光下、阴天里、雨淋后,颜色各不相同,一会儿是黑色、一会儿是紫色,一会儿又泛着神奇的橙色。这块变色石,有人猜测是“飞来石”太空来的陨石……

  不久前,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穆桂金和阎顺,前往实地考察,才解开了谜团。两位专家判定,这方巨石,并非“飞来”之石,它周围山体附近不同海拔就分布着相同岩性的岩层,均为沉积岩。只因山势很陡,巨石不知何时崩塌滚落下来的,岩石构造较为均匀、体量较大。而倚着巨石生长的榆树,比石头崩落期要晚得多。

  在石人沟,有关石头的“石话”远未讲完。这里的石头是鲜活有灵性,甚至有体温的。或许,哪位到访者有了石头之缘,会流传出新的故事。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