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邮箱登陆 English 内网 中国科学院
 
新闻动态
  图片新闻  
  综合新闻  
  学术活动  
  科研动态  
您先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图片新闻
2018-05-02 | 编辑: | 【

  编者按 

  劳动最光荣,奋斗最幸福。又到了“五一”这个劳动者的节日,本报特别选取了几位科研一线的工作者,展现他们的工作感悟,介绍他们的幸福故事,一起为他们的奋斗人生点赞。

 邢继:“描画”中国核电 

  ■本报记者 陆琦 

  幸福格言: 

  “华龙”能在我们这代核工业人手中建成,是我们莫大的幸运。 

  无论在中核集团还是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他有着不计其数的“邢粉”和“迷妹”,他就是“华龙一号”总设计师邢继—— 一位兼具核电工程师严谨细致和艺术家浪漫气质的“总师”。

  “对于我们来说,怎么保证核能的安全是首要的。”邢继在重重困难下,带领团队设计出符合世界最高安全标准的百万千瓦级核电站——“华龙一号”。“华龙一号”(HPR1000)是我国自主品牌百万千瓦级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在国际上为中国核电技术“撑腰壮胆”,现已成为“中国智造”的又一“国家名片”。

  作为核电项目工程师,他喜欢一个人去工地转,如果在现场发现一些设计不合理的地方,会用手机拍下来,发给相关负责人,提醒他们做好经验反馈,进行后续优化。在他看来,只有到现场,才能够真正体会到一个工程师应该做些什么。从秦山核电站到大亚湾核电站,再到岭澳核电站,邢继几乎参与了我国近30年间所有的核电站建设。

  3年前,“华龙一号”由图纸变成实体工程落地,邢继用绘画的方式记录了“他与华龙不得不说的故事”。大幅的核电工程油画对邢继来说是另一种升华,画中承载着他对“华龙”所有的感情。

   

  周晓光:回国做“有意义”的事 

  ■本报记者 甘晓 

  幸福格言: 

  为中国高端生物仪器研发做点事情,只要下决心、有毅力,总有一天会有收获。 

  2011年,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周晓光选择回国,加入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并承担完成了多项科研装备研制项目。此前,他一直在世界一流的高尖端生命科学分析仪器公司和研究机构工作。

  “中国需要高端生物仪器,但面临着科研机构成果转化能力不足、企业研发能力不足的双重困难。”周晓光认为,只有增强企业的研发能力,才能从根本上攻克诸多“卡脖子”技术。

  为此,他决定自己创业,并于2013年创办了融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基质辅助激光解吸电离—飞行时间质谱仪”(MALDI-TOF MS)的研发。2017年,公司研发的新一代MALDI-TOF——Quan-TOF问世,新产品实现了全质量范围高分辨率的定量分析。也就是说,从分子量几百的小分子到几十万的大分子,这款仪器都可以进行定量检测。这不仅比传统仪器进步许多,而且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产品。

  如今,周晓光已离开半导体所,全身心投入公司新产品研发。在最近组织的产品鉴定会上,报告结束时他感慨地说,虽然仍有美国的同事和朋友劝他回去,但他始终认为,转型中的中国对高端仪器的需求极为迫切,在中国做这件事意义更大。

  

 常青:为沙漠寻找“绿色” 

  ■本报记者 倪思洁 

  幸福格言: 

  我美不美不重要,只要我种出来的树美,我就心满意足了。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有一块面积约300亩的植物园。春夏之交,这里的沙拐枣、沙冬青、紫穗槐、胡杨显得生机勃勃。这个植物园就是塔中沙漠植物园,被认为是世界上自然环境最为恶劣的植物园之一,海拔高度1099.3米。

  为了建立和守护这片园子,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一位名叫常青的高级工程师常年驻扎在这里,一待就是近20年。2000年,长期从事沙漠植物研究的常青和同事们一起建设塔中沙漠植物园,为沙漠油田基地的生物防护体系和沙漠公路防护林生态工程建设筛选优良植物,提供种质资源。2002年,植物园建成。

  风沙和野兔是植物的敌人。一场沙尘暴来袭,好不容易种上的植物被吹打得死的死、伤的伤。野兔啃食树皮也是一件糟心的事。看着小幼苗一棵棵死去,常青总是心疼得睡不着觉。

  爱美本是女人的天性,但在风沙和烈日的洗礼下,常青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黝黑粗糙。可她总是说:“我美不美不重要,只要我种出来的树美,我就心满意足了。”

  时至今日,塔中沙漠植物园先后从吐鲁番植物园、南疆、北疆、宁夏、甘肃、青海和非洲等地共引进植物400多种,目前有200余种荒漠植物在塔中沙漠植物园保存了下来。

  

                                                              李裕元:治污力行者 

  ■本报记者 王卉 

  幸福格言: 

  看到我们的技术被老百姓和地方应用了,黑臭水体变清澈了,就感觉到很幸福。 

  多年来,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所研究员李裕元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东奔西走,他主要关注农田面源污染、养殖污染等治理技术的研究与示范推广。这样的频繁调研不但促进了科研工作,也推动了他所在团队的相关技术在十余个省份转化应用。特别是在湖南一些县,运用了他们的综合治污技术后,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变。

  五一前夕,李裕元去了广西,为一个地方面源污染项目做指导,然后又从广西转向河南,参加河南省重大科技专项“村镇污水生态治理”项目的中期推进会。

  当地示范区内一家5000多头规模的养猪场,因为采用了他们的绿狐尾藻综合治污技术,在周围的猪场全都因为废水污染控制不合格而被关停的情况下,“幸存”下来。

  假期,李裕元又转战湖南,参加由九三学社湖南省委组织的乡村环境综合治理调研。

  谈到自己的幸福观,李裕元说:“看到我们的技术被老百姓和地方接受了,别人一竖大拇指、感到被他们需要,就很高兴。”而当来到田间地头,看到原来的黑臭水如今变得清澈见底,甚至有了小鱼小虾,他就觉得非常幸福,感到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武建伟:十年奔波成果转化路 

  ■本报记者 崔雪芹 

  幸福格言: 

  幸福来源于为企业解决技术问题后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在台州工作10年了,每周往返一次。周五回杭州,周一再回来。开车从办公楼到家正好是四个半小时。”10年的奔波生活,在今年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浙江大学台州研究院机电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武建伟的口中,被浓缩成一个时刻表。

  在台州引进的8个科技平台中,浙大是其中之一,也是颇受认可的一个。10年来,武建伟带领研究所从无到有,建立了一支拥有博士、硕士等30余人,年科研经费超千万元的科技服务团队。目前,团队已为上百家企业提供了智能装备、3D打印、企业信息化等方面的服务,每年授权发明专利十余项,成为台州市路桥区高层次人才聚集和科技创新的高地。

  从2007年10月起,武建伟进入浙江大学台州研究院工作,始终奋战在科技服务第一线,在自动化装备研发、机器人应用、互联网/物联网应用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为助推台州传统产业优化升级作出了重要贡献,产生了重大的经济社会效益,也收获了一系列社会荣誉。

  “无论做事做人,我始终恪守‘勤’字当头、‘实’字为要、‘责’字在心。”武建伟说。

   

  崔崤峣:做超声器械的登攀者 

  ■本报见习记者 高雅丽 

  幸福格言: 

  尊重团队每一个人的贡献,愉快工作是幸福生活的一部分。 

  崔崤峣,中科院苏州医工所医用声学技术研究室主任,致力于医学超声方向学科建设。2015年12月,在所里的支持下,崔崤峣成立苏州国科昂卓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高端超声换能器为核心,提供医学超声临床解决方案、开发医疗超声仪器。

  超声成像与CT、X射线等医学成像技术相比,具有无损无辐射、成本低廉的优势,它的核心部件正是超声换能器。如今,崔崤峣的团队研发了多类型高频超声换能器探头,包括胃窥镜探头、眼科超声探头和血管内超声探头,部分产品具备了批量生产的能力。

  最近,崔崤峣正在攻关不同系列的超声内窥镜产品。目前医院应用的电子内镜以光学成像为基础,只能观测到病变部位的表面。而崔崤峣的产品以超声波为物理量,可以帮助医生判断病变部位的深度,为治疗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带着满腔热忱和聪明才干,崔崤峣漂洋过海投身国内的医疗器械研发领域。她对科研事业的探索和坚守,正如她名字中蕴含的“高山”寓意一般,坚韧不拔,不断突破自我。

  

                                                       年跃刚:与农村改厕擦出火花 

  ■本报见习记者 姚联合 

  幸福格言: 

  探索解决方案是快乐的,记录智慧火花是幸福的。 

  年跃刚,60后,清华大学毕业,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长期从事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固体废物处理等环保技术研究。他崇尚智慧,养成多年记录“智慧火花”的习惯。他的背包里有一个笔记本,用于记录他称之为“智慧火花”的所思、所想、所得。

  年跃刚对农村改厕问题已经思考了很多年,他认为这是农村实实在在的需求。他生长在内蒙古农村,工作后到城市生活,反观农村生活,现在最不适应的就是农村旱厕。读博士期间,年跃刚就萌生了改革农村旱厕的念头。最近几年,随着环保问题日益严重,他加紧了农村污染控制技术体系的思考,但总有一些关键点不能突破。2017年10月,年跃刚到河南出差,特意留心察看了农家厕所,并从中碰撞出“智慧火花”,想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点,那是一个将农村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统筹治理综合系统的设计。

  在年跃刚的心里,解决问题能够带来快乐,捕捉到“智慧火花”就很幸福。在他的笔记本里,字迹工整,把思维过程写得很清楚,也有不少非专业领域内的“火花”。他总说:“灵感是相通的。”

  《中国科学报》 (2018-05-02 第1版 要闻)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Copyright.2009新ICP备05000743号
电话:0991-7885307 E-mail:sds@ms.xjb.ac.cn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0690号
地址: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市北京南路818号 邮编:830011